伟德体育手机登陆平台

记忆中的场院

上世纪50年代末的集体打麦场(图片由王德胜提供)

□李宽云

场院,对于时下的青年人来说,应该没什么印象了。然而在以往的岁月中,城里人都能经常看到它,广大农民朋友的生产生活更是离不开它,回想起来都会有一股甜美的味道。一一

俗话说:“庄户人就盼个秋里麦里。”场院的主要作用就是把成熟后收割的庄稼集中打轧扬晒、颗粒归仓。麦收时节正是雨季,所以场院要选择在地势较高的地方,而且要中间高四周低,防止下雨积水导致粮食受潮霉烂。整理场院时,先用耙将地皮划破,泼上水,撒上麦秸,用牲口拉着碌碡反复轧几遍,直到用扫帚也扫不起土和麦秸为止。这个过程叫“杠场”,在每年的夏秋季节使用场院前各进行一次,赶上雨水大的年份则需要多“杠”一两次。

生产队时期的场院以生产小队为单位,基本是一小队一场院。每个都有几亩地大小,选在村外本小队地块集中的地方;同时为了方便看护和干活,又不会离村太远。那时的场院,都有几间场院屋,存放打场的工具,也是人们临时躲避雨雹的地方。牲口棚也往往修在附近,一是方便将场院里作为牲口饲料的谷草、麦秸及时搬运,二是可以顺便看护。这样一来,场院就像是村庄的卫星,又像是村庄的标志。因为不论从哪个方向进村,都会先看到场院。二二

包产到户后,多数人会利用生产队时期留下的场院,又因为整理场院和轧场、起场需要的人手和工具较多,所以都会有两个以上的家庭自愿组合。而壮劳力多、生产工具又齐全的家庭,会自己找地方开辟临时场院,或为运输方便选在田间地头,或为收晒方便选在宅院附近甚至当院里,真有点因地制宜、八仙过海的味道了。

上世纪70年代以前,麦收至少需要一个多月,秋收的时间更长。这个时节的场院真称得上热火朝天,白天人声喧嚷,步履匆匆,摊场、轧场、扬场的忙成一团,再加上机器的轰鸣,始终给人一种紧张的感觉。晚上同样热闹,除了“看场的”,还有很多人凑到场院里唠嗑。那时有好多家庭蚊帐不富余,在没有电扇、空调的屋里很闷热,于是就有好多男人和男孩,拿个简单的铺盖,找个麦秸堆或谷草堆一扒拉,摊开就睡,真是凉快舒服又便当。三三

冬春季节,场院里农事较少,但偌大的场院并不显空荡。生产队时期,社员开大会会用到它,民兵训练会用到它,学校也会利用它开运动会。更主要的,它是孩子们的乐园。每逢节假日,尤其是寒假,孩子们就在场院里打蛋儿、踢毽子、捉迷藏、盘脚莲、扯黄鼬拉鸡,尽情地撒欢儿。那时的农村,没有柏油路,土道也是坑坑洼洼,于是平坦又宽敞的场院就成了学骑自行车的最佳场地,每年的寒假,都会有一些小朋友骄傲地宣布:我会骑车子了!

进入21世纪,随着联合收割机的广泛使用,秸秆直接还田,粮食直落麻袋,甚至地头卖粮,地里收,地里了。以往需要在场院里进行的摊场、轧场、起场、扬场等多个环节一下子都省略了。由此,场院与人们的生活也就渐行渐远了。

场院的消失是农业机械化、现代化的必然结果,不值得惋惜,但不应该被忘怀。因为只有了解过去的艰辛,才会珍惜今天幸福,心满意足才能更好地继往开来。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